FT19   CN225  

 

 

 

 

Chapter 1

 

  FNC練習室中.和諧的音樂不間歇.或低沉或嘹亮的歌聲不斷飄入耳中.明亮的黑眸.高挺的鼻子.微翹的薄唇.淡淡的帶點粉色.略長的黑髮.不聽話的髮絲垂於額前.組成一張引人注目的臉蛋.「鍾訓!休息!休息!」帶些童稚的嗓音撒嬌道.本想板起臉的小隊.接觸到那哀求的眼神.頓時如同往常一樣敗下陣來

 

  迫不及待地放下麥克風.直奔附近的練團室.不同於自己的聲線.帶些憂鬱的語調.更加具點吸引力.偷偷打開門.躡手躡腳地進入.俏皮地對鼓手眨眨眼睛.趁著空檔.接過鼓棒.不理會戲謔的眼神.用力地對準懸鈸敲下去.突兀的聲響引起前方的注意.

 

  冷漠的眼底頃刻間迸發出耀眼的光彩.頗具深意的掃了一眼團員.只見團員們歡快地丟下樂器.愉快地出了練團室.放心的露出笑容.「容和!不要總是面癱一樣!要常笑.才能像我一樣受歡迎!」洪基一如往常地說道.「我.跟你是不同路線的.OK?」摸了摸柔順的黑髮.順手抽起面紙.像是做過幾千次般.拭去順著鬢角而下的汗珠.

 

  「李.洪.基.我知道你在裡面.快開門!」這時.門外傳來李在真氣急敗壞的聲音.「洪基呀!你又做了什麼『好事』?嗯?」容和無奈的語氣換來的是洪基俏皮的微笑.順手把人挪到身後.打開緊閉的門扉.只見在真一臉憤恨地拿著電吉他背帶.上面大大的寫著「此為FNC所有」思及練團時.敏煥不時發出的可疑笑聲.在真快受不了了.

 

  洪基一臉偷到甜食吃的小孩樣笑容.容和實在是又好氣又好笑.「在真.你有時間來找洪基算帳.不如在那些字跡乾掉之前趕快把它洗掉.」在真聽完.十萬火急地衝向轉角的廁所.「闖禍找容和.不會有事情!」洪基煞有其事的說著.聽的容和是苦笑不已.

 

  解決事情完.當然是要拿報酬.俊逸的臉緩緩向不知道在醞釀什麼鬼點子的小腦袋靠近.柔柔的唇在小小的耳廓上留下印記.溫熱的觸感轉瞬即逝.搞不清狀況的洪基揉了揉發癢的地方.乖乖的被容和牽者手帶出了練團室.

 

 

Chapter 2

 

  「剪刀石頭布!」九隻手同時出拳.兩隻相近的剪刀被一群石頭包圍.「容和哥.九杯特『甜』卡布奇諾!」洪基惡作劇般的聲音響起.拉起容和的手臂就要往外走.原本還洋洋得意的一干人.頓時變了臉色.紛紛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鄭容和.「調皮鬼.別捉弄人了.願賭服輸.嗯?」捏了捏挺直的鼻翼.牽起了軟嫩的小手.向外走去.眾人甫鬆了一口氣.只見洪基回頭惡魔的笑了一下.眼光不懷好意地在人群裡掃來掃去.讓人惡寒.只見容和輕輕轉過洪基的頭.握緊了手中的手掌.回身捏了把肉肉的雙頰.這才滿意地打開大門.準備好好享受兩人時光

 

  步入咖啡廳.出眾的外貌的兩人引起無數的注目.容和絲毫不受影響的走向櫃台.卻發現身後的人動也不動的望著一個方向.忍著心中的醋意.開口道:「在看什麼呀?看到有人比你帥?」自戀的洪小基馬上回嘴:「我是最帥的!只是那個人盯著我的目光有敵意.」「你想太多啦!新上市的甜點.要嗎?」趕緊把洪基的目光抓回來.容和拿洪基最喜歡的甜食出招.「當然要!不過哥你要付錢」貪嘴的洪基馬上回頭.目光什麼的.管他是什麼意義.容呵換上一張冷漠的臉.對著犯傻的櫃姐點了九杯飲品.甚至好心地敲敲櫃台叫回小姐的神智.點完.只見洪基睜著圓圓的大眼看著他.見他的容和哥沒有後續動作.正準備開始百試不厭的撒嬌語氣時

 

  「您的飲料好了.謝謝惠顧.」櫃姐的聲音響起.洪基的小臉皺成一團.「哥.甜的...」有點委屈的聲音硬生生打斷容和的動作.憋了很久的笑聲一舉洩出.變戲法般拿出布滿糖霜與巧克力的蛋糕.原來容和敲敲櫃台.是示意小姐手指點的蛋糕順便外帶.洪基亮晶晶的眼神.讓容和很喜歡.揉亂洪基的髮.順手摟住身邊人的腰.親暱地走出去.渴望地盯著蛋糕的洪基完全沒意識到容和的動作.就這樣被帶離開店裡.

 

  望著相依離開的背影.金希澈對那黑髮的人而充滿興趣.對一出生就受盡讚美的希澈而言.從沒見過有誰能跟他的長相不相上下.金棕色的髮.看似沒整理過.整體而言卻非常有型.隨時像是在勾人的眼.此刻卻被遮在一副豹紋的墨鏡下.高挺的鼻子.若有似無的笑意永遠掛在嘴角.鑽石般地耳丁掛在耳垂.反射陽光.呈耀眼的銀.這是個充滿神祕的男子.任何人都為之沉迷.撥通手裡的電話.性感的唇吐出方才那人的容貌.波瀾不驚的眼底.閃過狩獵光芒.遊戲已經開始...

 

 

Chapter 3

 

「我出去了!」笑得很不尋常的洪基用眼神示意容和不用跟出來,心裡的小算盤被發現了還怎麼玩,被容和一個眼神或動作暗示,自己就什麼鬼點子都全忘光了。

 

抵達附近的炒年糕店,「老闆娘!九份炒年糕!記得其中一份幫我加番茄醬!」低柔的嗓音;略帶撒嬌的語氣;招牌笑容一亮相,讓老闆娘的滿腹疑問頓失消失無蹤,不顧其他等候的客人,優先打包可愛小客人的外帶。

 

此時正步往FNC經紀公司的希澈,依然一副墨鏡遮住惹人的電眼,一襲勁黑的裝扮,帥氣度破,.一看見在攤販旁等候的洪基,見機不可失,掛上迷人微笑,走向獵物身旁。

 

「出來跑腿嗎?是不是很重?」說完還有意無意的瞟向那為數不少的年,.陌生的語氣,讓洪基困惑的轉過頭,雖然價值不斐的墨鏡遮住了大半面容,但不難猜出底下掩藏的應是一副好皮囊,再加上明顯有裝扮過的髮型,以及一看就屬於低調奢華風的衣裳.,洪基的表情更加不解。

 

「需要幫忙嗎?」希澈見身旁的男孩遲遲不回話,只好再多問一句,「我認識你嗎?」這種危險級的男,應該是一些少爺之類的,自己啥時這麼魅力無邊了?連同性都殺?洪基開始過濾腦海中的朋友,脫口而出的問道,一連串的問題,換來的卻是人家的懷疑,希澈心想:我鄰家大哥哥的形象扮失敗了?

 

「只是看你的東西好像很重,純粹想幫忙而已。」這麼爛的理由,虧你想得出來,這次的搭訕完美失敗,「謝謝你囉!」正愁沒有容和該怎麼辦,馬上就有免費苦力,洪基樂的送上一個燦笑。

 

原本準備轉身的希澈,頓時覺得死灰復燃,看到傻氣般的笑容,這麼單純的個性,唯我獨尊的希澈破天荒的擔心身邊的男孩會不會很容易就被拐走?「遇到像我這種『好心人』你都來者不拒?」心裡想的不經大腦就問了出口,希澈開始迷惑,一向冷靜自制的自己,怎麼會連連失誤?

 

「沒有遇過,因為我都找容和哥陪我出來,不用有人幫忙!」想到體貼容和哥,大熱天手裡一定有隻扇子不離手的幫自己降溫,一到冬天,自己的手很少有冰冷的時候,不自覺的就彎起嘴角。

 

如此姿態,動搖了希澈的自信心,沒有人在自己身邊心裡想的還會是另一個人,李洪基,你越來越勾起我的好勝心了。

 

 

Chapter 4

 

「我回來了!」深知眾人習性的洪基,眼明手快的拿起被加料的炒年糕,本來正準備伸手往袋子裡掏的一干人,見到洪基的動作,立刻爭先恐後地往前跑,誰都不想吃到裡面有不明東西的年糕。

 

見狀,洪基馬上往後退,怎知被先一步繞到他背後的承炫仗著身高優勢輕而易舉地拿走了,怕被識破,洪基的臉裝出懊惱的樣子,心裡早就笑翻了,得意洋洋的承炫拉掉橡皮筋,夾了一塊放入裡,古怪的滋味直衝腦門,承炫的表情說有多壞就多壞,原本提心吊膽的眾人,頓時了然於心,被耍了。

 

同情的眼光看向承炫,眼神裡大有「你自求多福吧!」的意味,洪基的惡作劇多半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早已克制不住地洪基笑個不停,看得眾人是默默祈禱下次中鏢的絕不要是我。

 

聽見自家愛人放縱的笑聲,容和抓了抓頭,深怕承炫吃完肚子會有什麼不適,平時開開玩笑也罷,社長發現的話,到時就得不償失了,走到洪基旁邊,大手一握,帶著還笑得不能自己的洪基向外走去,回頭對早已開動的眾人吩咐「我們出去買胃藥。」

 

「買藥是要做什麼?」不知道後果的嚴重性,洪基一臉困惑地問道「如果承炫吃壞肚子,被社長發現,你該怎麼辦?」容和無奈的解釋,想到社長如果發現罪魁禍首是自己,那可就恐怖了,雖然平時很疼他們,但發怒的社長還是令洪基感到害怕。

 

轉念一想,從一起當練習生開始,每次都有容和幫自己善後,遂脫口而出「都有你幫我,不是嗎?」聽到這句話,容和的心裡好暖好暖,如此全心的依賴,洪基心想,對容和養成的依賴好像已經很久很久,似乎已經是一種習慣,自己闖禍,只要找容和就什麼事都沒有。

 

如果以後容和有女朋友,聽作詞作曲的哥哥們說,戀愛時就會全心全意地為對方,眼裡容不下旁人,那自己該怎麼辦?是不是還能享受到相同的寵溺?

 

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洪基走到容和面前說道「你以後交了女朋友就不可以忽略我!啊!不...不對!是我們!」這番話似乎隱含某種佔有的意謂,洪基黑亮的眼裡好像有些怕被拋棄的神色,真像可愛的小狗,容和溫暖的笑了笑,摸摸洪基柔順的髮。

 

心裡想到:攤上你這小麻煩,我也認了!哪容得下其他女人...

 

 

Chapter 5

 

拿出手機希澈確認似的在查證一次地址不知道為何自己的心臟跳的快速像是情竇初開的小夥子靈動的黑眸潤澤的薄唇直達眼底的笑意無不讓人心癢手到擒來的獵物沒意思欲擒故縱的把戲是自己最拿手的但如此找上人家的門來希大少爺可從來沒做過

 

不斷地告訴自己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只要這次在洪基的心裡留下一顆對金希澈情動的種子主控權就回到自己手上伸進口袋摸了摸兩張遊樂園的入場卷希望這次能成!」希澈在心裡默念道

 

一抬頭洪基一蹦一跳的身影映入眼簾在距離希澈幾步之外突然止住鄭容和你快一點!」稚嫩的嗓音神氣地叫道聞言希澈皺了皺眉隨即閃身到門口旁的觀景盆栽邊

 

不遠處一位俊朗男子無奈的看著手裡的胃藥和一袋袋為數不少的小吃希澈意起手下隱晦的向自己提到有個男人似乎和洪基關係匪淺難不成這正是所謂的情敵好像...越來越有意思希澈對於這次的狩獵行動充滿興奮先是自己的失態在到這個似乎還蠻值得對付的情敵

 

一切的一切都激起希澈強烈的好奇心殊不知好奇心能殺死貓就是這該死的好奇心讓希澈從此再也無法對洪基撒手不管先不說拿不拿得下人家的心自己早就深陷其中不想在逃離

 

眼看已經錯失時機希澈只好轉身離開

 

洪基呀你都不幫我分擔分擔重量呀?」容和故作可憐的語氣對洪基說哈哈哈哈你不適合這路線啦!」洪基笑的前仆後仰一個閃神腳一滑往前倒去容和見狀三步併兩步的向前手臂一張把洪基撈進懷裡

 

預想中的疼痛沒有襲來洪基覺得自己撞進一個厚實的胸膛眨了眨眼睛抬頭望見容和性感的唇就在眼前霎時就紅了臉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麼怕被發現趕緊撇過臉去

 

深怕洪基有什麼閃失容和趕緊把撇過去的臉蛋扳正仔仔細細的檢查揉了揉有些紅腫的額頭捏了捏發紅的鼻樑修長的手指一吋一吋往下移撫過柔嫩的朱唇溫熱的掌心帶著疼惜的觸摸洪基在這被呵護的氛圍下微微失了神

 

驀的容和驚覺彼此的氣息相接趕緊開口問道有沒有摔疼了?」男低音迴盪在耳邊迷迷糊糊的洪基來不及搞清楚狀況觸及帶著擔心的眼眸只好隨意地搖了搖頭驚覺彼此的位置尷尬地可以洪基弱弱的叫著哥...那個...我們...恩...用手指比了比倆人的距離覺得自己的臉好像有越燒越紅的趨勢洪基支吾其詞了起來

 

容和會意又捨不得放開懷中帶點清新香味的身軀沉吟片刻反正剩沒多少距離防止你再跌倒所以...走吧!」說罷不容拒絕的把手裡的東西放到洪基手裡鐵臂一帶攬住小麻煩的腰走入公司大門

 

 

 

Chapter6

 

清晨的陽光帶點涼意隨風搖曳的樹枝予人輕靈之感陣陣笑語與從FNC經紀公司內傳出「早餐!哥!我愛你!」一群剛睡醒的眾小孩聞到屢屢飄香的味道,原本的睡眼惺忪立刻被亮晶晶的大眼取代。

 

隨興的T-Shirt;有些鬆垮的牛仔褲,襯出容和完美的身材比例,斜帶的棒球帽,阻擋了視線,遮住吸引人的俊顏。

 

抬眸望了望,發現少了一隻,蹙了蹙眉.問道「洪基還沒起床?」忙著分配早餐的一干人,一致的點點頭,誰叫洪基愛賴床是出了名呢!

 

搖了搖頭.容和挑出了洪基特別愛吃的東西,說「這是那隻懶豬的,不要偷吃!」說罷,便往樓上走去,象徵性地敲了敲門,也沒有期望有人會應門,容和便推門而入。

 

只見床上的人兒睡得香甜,容和步向床邊,搖了搖洪基的肩膀,見洪基絲毫沒有要清醒的跡象,翻了身便繼續熟睡,這招從來沒成功過,容和只好靠向洪基耳邊輕喚他的名字,洪基皺了皺眉,把被子矇過頭,拒絕清醒。

 

容和無奈地看著棉被底下的一球,扯了扯被子,一使力,把被子拿在手裡,手撐在床的邊緣,俯下身,繼續呼喚洪基的名字。

 

突然離開溫暖的被窩,洪基無意識的嘟了嘟嘴,長長的睫毛顫動了幾下,再次翻身,好像快要醒來。

 

微微睜開眼睛,洪基隱約看見自己面上有個輪廓,低沉的嗓音不停叫著自己的名字,讓自己打冷顫的罪魁禍首就是他,自己的被子貌似在他手上,連綿的睏意似在催促自己在睡一小會兒,把手伸向不遠處的棉被,用力一拉...

 

容和被突然的力道襲個措手不及,手一滑,身體隨著被子依據慣性向洪基身上倒去,意想不到的是,容和的手撐在洪基身側,而嘴卻恰好貼上自己日思夜夢的唇瓣上。

 

機會稍縱即逝,摩娑著柔軟的香唇,見洪基沒有反應,容和的舌便探進了洪基的嘴裡,勾起安靜的丁香,半迫著與之起舞,隨著兩舌的交纏,兩人的唾液不斷相交,然而容和的舌頭卻好似要更加深入,洪基感覺肺裡的空氣一點一滴被抽空,終於忍不住嚶嚀了幾聲。

 

容和見狀,趕緊把頭抬起來,粉嫩的朱瓣紅腫間透著點點水光,饒是容和心志堅定,也是受不了如此撩撥,深深吸了幾口氣,忍住想再次撲向前的慾望,情動的黑眸再次恢復清明。

 

洪基醒來後,就望見他容和哥似笑非笑的神情「你的頭髮還真是...」熟悉的聲音隱約帶點嘶啞,向來最重視形象的洪基,來不及思考是為什麼,趕緊衝到衛生間,看到鏡中的自己,髮型真是亂的可以,向頂著棵鳥窩,惺忪的眼睛還帶著倦意,真是糟的無法忍受。

 

擠了牙膏,正準備送進嘴裡,卻發現:自己的嘴唇怎麼有點腫?思考半晌,不得其果,這時容和的聲音飄了進來「你的早餐要被分食囉!」洪基一個機靈,加快了動作,沒幾分鐘,只見洪基衝了出來,拉著容和的手跑下樓。

 

叫著「誰吃我的早餐誰就完蛋!」原本正要把魔爪伸向最後剩下的一分的眾人,縮了縮手,再腳步聲越來越大之時,拿手機的拿手機;聊天的聊天;沒伴的就假寐,裝沒事...

 

 

Chapter7

 

「平凡」的早晨就這麼過去了,除了宋承炫的吉他背帶突然不見;李在真的手錶莫名其妙失蹤;李正信保養頭髮的用品無法解釋的碎掉;李宗泫的墨鏡鏡片有刮痕;崔敏煥的鼓棒變的五顏六色;姜敏赫的鼓棒也不幸遭殃,變得毫無藝術美感,崔鍾訓的曲譜亂成一團;也沒發生什麼大事。

 

而洪基則一臉「平靜」的走進練團室如果不看不停抽動的嘴角;「安穩」的架好麥克風,若是忽略顫動的雙手,最終還是無法控制地在裡面放聲大笑。

 

鄭容和默默地把備用的背帶借給承炫;走進洪基房間拿出在真的手錶;物歸原主。悄悄告訴正信那瓶子裡其實什麼也沒有;再偷偷跟宗泫說那刮痕是整人道具;又耐心的把鼓棒洗乾淨;最後還幫鍾訓整理完樂譜。

 

之後,抓出洪小基,在免費讓他吃到飽的條件下,低頭道歉。但是...心裡的陰影已經無法挽回。另一方面,社長辦公室來了個貴客。

 

金希澈掛著墨鏡,一身昂貴的黑西裝,優雅的翹起修長的腳,交疊著雙手,輕鬆地仰靠在柔軟的沙發內,卻不碰那杯從他進來就被奉上的咖啡,原本冒著熱氣的咖啡早已冷卻,任憑社長在一眾保鑣的注視下侷促不安,細密的汗珠早已佈滿額頭,但緊抓著手帕的手卻遲遲不敢抬起,深怕驚動到老神在在的金少。

 

像是終於休息夠了,希澈若有似無的瞥過社長緊張的臉,高傲的說著:「我看你們現在的練習生還蠻有潛力的,我想見一見,但又不想弄得太嚴肅。所以,你,放他們一天假,這是免費的遊園卷,夠他們放肆一天,還有車資、吃食等所有花費全記我帳上。」說罷,隨意地把入場卷放到桌上,纖長的指敲了敲桌面,一旁的保鑣會意,馬上附上一張空白支票。

 

支票遞完,希澈起身,襯了襯衣服,推了一下微微掉落的墨鏡,轉身,為自己的計劃竊喜之時,隱去嘴邊的笑意,昂首,走出FNC經紀公司。

 

社長看了門票,嚇了一跳,發現那是最低消費貴的出名的一間主題樂園,其中最有名的就屬摩天輪。

 

白天,熙攘的人群,眼花撩亂的休閒服,擁擠的空間,靜靜地待在摩天輪中,俯瞰下面的人群,別有一番風味。

 

更重要的是一圈的時間慢的可以,所以廠商就想出了一套策略,每天下午四點鐘舉辦愛的大告白,這時裝在裏頭的隱藏攝影機就會啟動,摩天輪的轉軸就會投影出報名的一對對男女,告白成功的就有免費住宿卷。

 

晚上九點鐘也有一場相同的活動,如果報名人數達到摩天輪車廂數量的三分之二,並且成功組數到達報名組數的一半,遊樂園就會施放煙火,在燦爛的煙火之中,與心繫之人相互依偎,所以有情人摩天輪之稱。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廠商又能賺一筆報名費。

 

待希澈關上社長辦公室的門,社長嘆了口氣,我是招誰惹誰,為什麼要和金大少爺共處一室,然而這個念頭卻只存在了幾秒鐘,社長的眼神忽然充滿鬥志,真不愧是我的貴人,如果他真的看上我們家的孩子,我就賺翻了,要好好培養,一定要讓希少對我們家的孩子更有信心。

 

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塵,看了看手錶,社長念念有詞:「樣式有點老套,該換隻新的。袖扣有點退潮流了,該......」邊說邊打量自己的行頭,思量有哪些可以替換。我說社長,敢情你把希澈當提款機了?想A錢是不?

 

而社長現下正步往孩子們的聯合休息室,暗自打算要該如何讓孩子們別有脫序的表現,不然希澈一個不滿意,退貨了怎麼辦?那他的行頭不就沒了!

 

社長呀!您不知道可別亂來,希澈就想看洪基單純不設防的樣子,你要是讓他戰戰兢兢,不就一點價值也沒有?小心到時候你不但連把你們家藝人推銷的機會搞丟,更可能連新的行頭都飛掉!那就得不償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放縱 的頭像
放縱

渴望自由

放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