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16I896  

 

Chapter1

南優鉉揉了揉發疼的額頭不意外的發覺身邊的床是向下凹的反正麻男歡男愛上床這種事本是順著慾望而為只是他忘記告訴現在他身旁的陌生人他不喜歡有人和他共睡一張床尤其是期限只有一夜的床伴哪怕是最親近的朋友他也很難答應

 

瞇了瞇尚且有些發酸的眼睛南優鉉冷著臉準備叫醒身旁這個陌生人拉下柔滑的被單精緻的側臉讓南優鉉冷酷面具崩解了.........他和金明洙上床了白皙的肌膚上布滿青紫的痕跡襯得雪白的肌膚是越發柔嫩沾著淚珠的眼睫好似控訴著南優鉉昨晚的粗暴紅腫的雙唇更是顯示著他上了金明洙這不爭的事實南優鉉一直以來把情感關係劃分的清清楚楚朋友親人床伴戀人什麼樣的人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他一直分的很清明只是昨晚發生的事讓他困惑了現在他應該把金明洙放在什麼位置上

 

從他們在大學相識以來一直維持著朋友關係在知道彼此的性向之後對金明洙,南優鉉和他,甚至比一般朋友還要來的更親密大學畢業以後兩人同租一間公寓需要解決生理需求時更是有默契的不互相打擾

 

然而眼下這種情況讓南優鉉完全無法思考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驀地身旁的人嚶嚀了一聲纖長的羽睫顫了顫彷彿要清醒過來南優鉉尷尬地待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金明洙睜開眼迷茫的望了望四周眨了眨有些模糊的視線發現呆坐在一旁的優鉉哥因滑落的被單而裸露的結實身材令他羞紅臉腰部下隱密部位的疼痛讓昨晚的瘋狂一點一滴地浮現在腦海裡淡粉的面頰更紅的像鮮嫩的蘋果昨夜南優鉉溫柔的愛撫炙熱的親吻強烈的撞擊此刻不停迴盪在金明洙的腦海裡讓他羞憤的快要瘋掉著急地起身想到浴室裡冷靜一下逃離此時曖昧的氛圍

 

南優鉉在金明洙醒來之後徹底的愣住了有沒有誰能告訴他平常冷若冰霜的明洙為什麼剛起床的眼神水潤迷濛的如此引人犯罪而在看到他之後又臉紅純情的像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那紅豔的雙頰讓他直想伸手捏一捏,單純可愛的讓南優鉉鉉羞愧的發現全身的血液迅速往某個部位集中直想狠狠地壓下眼前的人兒在瘋狂所要一回

 

金明洙急忙起身踏到冰冷地板的那一剎那腰間的疼痛令他重心不穩的往後倒回柔軟的床鋪一抬眼卻對上優鉉火熱的眼神焦急的不知該做何反應的明洙無奈之下只好抬手擋住自己的臉希望可以阻擋那過於炙熱的目光

 

在明珠摔回床上的那一刻南優鉉的心臟閃過一抹莫名的情緒快的他無法辨別看著鴕鳥心態的明洙他竟覺得可愛至極

 

隨手套上散落在地上的褲子走到另一邊打橫抱起明洙步向房間裡的浴室突然的騰空讓明洙環上南優鉉的脖子彆扭的姿勢讓紅暈有向耳朵蔓延的趨勢不明所以的看向優鉉只見對方低沉的嗓音說著令他更感害羞的話語:「你昨天應沒有體力清洗吧我幫你這麼理所當然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同住這麼久他記得南優鉉應該沒有幫床伴清理的習慣現在這樣是發生了什麼事來不及細想兩人已經進入狹小的浴室

 

 

Chapter2

 

溫熱的水淋在金明洙緊繃的肌肉上南優鉉溫柔的輕捏金明洙昨晚過度疲累的身軀暖濕的指腹帶來的舒適讓金明洙舒服的半瞇著眼濕熱的氣息撒在南優鉉的脖頸金明洙時不時地哼上一兩聲濃重的鼻音掌下細滑的肌膚讓南優鉉的記憶逐漸回到那瘋狂的夜

 

兩人滿身酒氣得回到共租的公寓南優鉉知道金明洙喝醉後基本上就是一隻毫無自理能力的小狗柔順的頭髮拱在他的肩窩毫無意義的講著他也聽不懂的單詞進到客廳後一個踉蹌兩人雙雙跌在地板上冰涼的地板讓南優鉉模糊的神智瞬間清晰起來推了推倒在自己身上的金明洙見對方恍若未覺南優鉉一個翻身便把金明洙壓在身下

 

白嫩的臉頰泛著醉酒後的紅暈狹長的眼像是在控訴他剛才撞著自己頭的罪行溢滿水光性感的紅唇嘟囊著類似好痛的詞語在他的耳邊形成嗡聲一片瓷白的鎖骨在黑暗中閃爍著惑人的光芒彷彿受到吸引般南優鉉輕輕吻上還喋喋不休的嘴世界安靜了

 

唇瓣相接的瞬間像是觸電般的心悸劃過南優鉉的心臟火熱的肌膚相貼點燃了南優鉉今晚的慾火靈活的舌頭探入金明洙的口腔奪取甘美的汁液淡淡的果酒香與激烈的伏特加在兩人交纏的舌尖中交織金明洙羞澀的回應一點一滴地吞噬南優鉉的理智打橫抱起地上的人兒壓上沙發

 

扯下金明洙身上的格紋襯衫綿密的吻就印上了金明洙精緻的鎖骨一陣陣低低的悶哼加深了南優鉉想要的慾望向下的舔吻留下了清楚的水漬在暈白的月光下反射出曖昧的光芒嬌嫩的紅櫻在南優鉉的唇舌間綻放別於以往的妖豔壓抑的呻吟在南優鉉的耳裡像是最佳的催情劑拉下金明洙的牛仔褲撫上挺翹結實的臀部情色的揉捏

 

白皙的肌膚在自己的努力下早已浮上情慾的粉色金明洙明媚水潤的眸中印上了仍舊衣衫完整的南優鉉儘管被南優鉉挑逗的無法自制金明洙仍舊不平在南優鉉要更進一步之前一不留神被金明洙壓到了身下

 

魅惑的笑容展現在南優鉉眼前隨著被褪下的襯衫南優鉉訓練有素身材便展露在金明洙的眼底金明洙的呼吸粗重了起來貓兒一般的親吻令南優鉉難以自制像是在心頭上搔癢般如同電流不停地刺激南優鉉勃發的情慾輕輕拉扯在自己逗弄下早已挺立的茱萸酥麻的快感讓金明洙抬起雙眸埋怨的瞪了他一眼

 

南優鉉的眸色一暗擒住那不停帶給他快感的雙唇用力地吸允脫下礙事的褲子就著兩人早已挺立的慾望相互摩擦放開金明洙的唇紅腫得像是被凌虐過那般地引起他的憐愛低啞的嗓音帶著熱氣在金明洙的耳邊問著:「明珠我想要可以嗎?」說罷含住玲瓏的耳垂不斷吸允著,不停加重手裡的揉捏,另一手更輕捏明洙的腰,示意著自己的渴望,動搖著金明洙。

 

聽完南優鉉的話鮮豔的紅瞬間爬滿金明洙精緻的面容黑曜般的眼底布滿情慾半晌南優鉉的耳邊傳來嫵媚的嬌吟:「給我!」不待金明洙回神兩人最後的遮蔽物落到了地板上南優鉉修長的指擠入了金明洙的後庭被異物入侵的明洙痛呼一聲驚的南優鉉停下了動作撫上前端的分身緩慢的摩擦唇舌也對著眼前的紅果肆意品嘗趁著明洙分神的份兒南優鉉送入第二根手指

 

兩根手指在金明洙的體內畫著不規則的圓逐漸溼滑的內壁讓南優鉉放入第三根手指金明洙感受著火燒燎原般的快感難耐的扭動著身體:「停下來停下來優鉉!」聽到求饒的聲音南優鉉抽出在金明洙體內肆虐的手指唇舌與手更是同時停止對身上人兒的挑逗後穴的空虛令金明洙不自覺的開合著後穴得不到滿足的身體逼得他束手無策瞄到南優鉉好整以暇的神情金明洙憤恨著咬了南優鉉的肩膀洩恨

 

其實在聽到那聲優鉉後南優鉉就差點把持不住那柔媚的聲音讓他恨不得馬上壓下身上磨人的妖精進入那火熱的地方指間還殘留著那令他發狂的溫度肩上的疼痛也只是讓他更加的興奮懲罰似的捏了捏那緊實的臀瓣

 

 

Chapter3

 

回想起昨夜的情事,一向不知尷尬為何物的南優鉉看著此時的姿勢越發覺得曖昧,然而平穩的呼吸卻揭示著金明洙已然進入夢鄉的事實,想到自己帶床伴回來的每個夜晚,金明洙是否也像現下這樣,坦蕩的窩在陌生男人的懷裡安然入眠?

 

剛起床時嬌憨的模樣,另一個男人貪戀的表情,一想到如此的畫面,南優鉉不可置信地的發現他竟然產生疑似忌妒的情緒,強壓下陡然在心底升騰的怒氣,輕巧的手指緩緩進入緊緻的後穴,濁白的液體順著白皙的大腿滑下,這種帶有佔有意味的畫面令南優鉉的怒火奇異的消失了。

 

指頭往更深處探入,只見昨夜激情的證據更是不可遏止的被帶出,金明洙輕吟出聲:「恩...恩...啊!南...南優鉉!你...你還來呀?」斷續的話語,帶著嬌嗔的責備,噴灑在耳畔略顯急促的呼吸,該死的甜美。抑制住即將奔騰的慾望,南優鉉拿起一旁的沐浴球,擠上沐浴乳,清洗那充滿吻痕的乳白色肌膚。

 

出了浴室,南優鉉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君子,金明洙那一聲比一聲還要誘人的聲音,雖然不排除自己有意為之,但是那還真是考驗他的意志力。

 

輕柔地把人兒放在柔軟的床舖上,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熱水清洗過的身子透著微微的粉色,潤澤的朱唇閃動著微微水光,無一不挑動著南優鉉的理智。撇過頭,胡亂地替金明洙蓋好被子,南優鉉關上房門,打算到浴室用冷水壓下隱隱要翻騰的慾火,冷靜自己好像失控的腦袋。

 

確認南優鉉已經離開金明洙睜開他那閃亮的黑眸,他是不是已經失去和南優鉉同住的資格?剛剛在浴室裡他故意發出那些引人遐想的呻吟,他可以明顯感覺到南優鉉被撩撥起的慾望,可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一再忍耐?難道他已經打算要和自己撇清關係?那為什麼又要對他如此溫柔?

 

他知道南優鉉和床伴基本上過夜以後就彼此互不相關,就算在工作場合碰到也是公私分明,那他呢?至少昨晚的事情確定他們已經不能在是單純的學長和學弟的關係,可是他也有負擔一半房租,不見得他一定要搬走,金明洙討厭這麼被動的局面,他厭惡出乎預料的一切。

 

然而昨夜...他不會承認一開始接近南優鉉的目的就不單純,他也堅決不會告訴南優鉉昨晚是他的初夜,他也不能對南優鉉說其實他早就對南優鉉暗生情愫,昨夜和南優鉉上床這種示愛的行為已經是他的極限。

 

他是迷夜的公關王子L,他是令所有男人臣服拜倒冰山王子L,就算他的心裡已經悄悄被相處多年南優鉉的溫柔給觸動,他也不允許自己輕易在愛情裡示弱。

 

在他的觀念裡,愛情裡先表達愛意的一方注定處於被動的局勢,他不喜歡這樣,一次受傷的經驗已經夠他受的,他為那個男人傷神傷心了許久,如果不是南優鉉,他或許還是那個自怨自艾的弱者。

 

南優鉉是他生命中的救贖,但是,那並不表示他願意再次揭開那道疤痕,再做一回弱者。

 

他厭惡那時候的自己,所以他用L偽裝自己,L是冷漠的、高貴的、強勢的,是最閃耀璀璨的鑽石。

 

如果哪一天他願意對南優鉉坦白那段刻骨銘心的日子,或許,他會願意以最脆弱的姿態,待在南優鉉身邊。

 

他很累、很厭倦,故作堅強的面具讓他已經快要沒有能力再承擔下去。優鉉,你會願意成為溫暖我傷痕累累的心的那抹陽光嗎?

 

南優鉉躺在床上,目光沒有焦距的望著某個方向,明洙嗎?還記得那個盛夏,他第一次見到金明洙,那時候的他神色哀傷,與周圍的新生格格不入,對周遭發生的事情都好像恍若無聞。

 

單獨倚靠在矮牆邊,掛著耳機,眼神飄忽、茫然,很孤單、很無助,卻又深深吸引著他。

 

他們學校每年新生入學都會有個要學長扮演新生的遊戲,迎新晚會的當晚再公布正解,每每看那些新生被耍得團團轉可是他們最得意驕傲的時候。

 

那年剛好遇上南優鉉扮演,他假借問路的名義向金明洙搭訕,只見金明洙定定地看著他,那黑的深邃的雙眸,讓南優鉉心弦狠狠的震盪,幾秒鐘的時間讓他覺得像幾世紀那樣漫長。

 

只見金明洙開口道:「學長,你不會不知道吧?」回答完就逕自望向別處,他怎麼知道我是學長的?我身上應該沒有明顯的破綻吧?

 

幾經思考,為了不被識破,南優鉉只好再度掛上笑容:「被識破就沒辦法,學弟,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和你一樣的新生?幫個忙?讓學長不要平白損失零用錢好嗎?」沉默持續到南優鉉幾乎要轉身離開。

 

只見明洙用他淡淡的語氣說道:「表情。」精簡的話語讓那南優鉉直發愣。

 

半晌,見眼前的學弟有要離開的趨勢,南優鉉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為了學長我的紙鈔著想,學弟你就跟在我旁邊提醒我吧!」說罷也不等身邊的人有任何反對,一副哥倆好的架式帶走身邊有趣的小學弟。

 

 

 

Chapter4

明洙,我該拿你怎麼辦?南優鉉陷入了混亂,他到現在還清楚記得第一眼見到明珠時心底激烈的波動。

幾年來身邊的人來來去去,他卻下意識地把與明珠相處的點點滴滴當成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那種比朋友還要更深的情感,不論床伴也好,或是短暫擁有情人之名的那些人也罷,在他的記憶中留下的都只是模糊的影像,甚至是毫無印象。

那金明洙呢?他總是淡淡地,與自己的相處或許沒有過多濃烈的情感,但是他的每個小動作,自己卻瞭若執掌,什麼時候開始金明洙已經在自己的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南優鉉不知道也無從辯解,只知道第一眼見到金明洙開始,他注定不會與其他人一般,被自己以平常朋友的心態視之,興許因為他眼裡那抹不尋常的神情,早就勾起南優鉉無限的好奇心,越是想深入了解卻又被那深深被傷害的眼神弄得只好以更無限的溫柔相待。

南優鉉輕輕地笑了,那笑容直達眼底,充滿無盡的寵溺,明珠,我會一步步瓦解你的心防,直到你願意坦誠相待,我會讓你知道,我是值得你依靠,值得你放棄一切偽裝的男人。

走下樓,陣陣誘人的飯菜香惹得南優鉉飢腸轆轆,只見金明洙恬靜的享用著遲來的午餐,對面的位子上盛裝著另一份餐點,顯然是為了他準備的,原本家裡的伙食一直是南優鉉負責的,但是隨著自己在公司的職位越來越高,金明洙這個吃飯時間不固定的業餘攝影師只好洗手作羹湯。

一開始做出的味道實在是不敢恭維,南優鉉為此付出的腸胃藥不容小覷,直到金明洙做出的菜餚深得南優鉉的心後,南優鉉便索性不再進廚房,美其名曰鍛鍊金明洙的廚藝,實則自己想偷懶,更何況誰讓明洙的手藝可不是公司外廉價的吃食可以比擬的。

因此即使是公司外林立的餐廳也沒能讓他停止晚上要回家和金明洙共度晚餐的決心,除非是加班時間,這也像是他們同住多年的默契,只要過了七點沒通電話,晚餐就是吃定了。即使相望無言,看著金明洙精緻的臉龐藉此洗滌上司討厭的嘴臉,南優鉉何樂不為呢?

細細地打量明洙,他在吃飯時總是心無旁鶩,這點南優鉉早就知道了,暈黃的燈光使明珠細緻的臉龐越發柔和,現在,南優鉉了解在每個和金明洙共度晚餐的時光裡,心中總會浮現淡淡暖意的感覺是什麼了,是最簡單的幸福。

見面前的南優鉉沒有動眼前的午飯,金明洙不明就理的抬頭,撞上的卻是南優鉉溢滿溫柔的雙眸,那麼露骨的溫柔眼神,金明洙還沒怎麼見過,心跳最直接的失序讓他連要問出口的話語都忘的一乾二淨,半晌,金明洙收拾好餐具,微微顫動的雙手洩漏了他很緊張的事實,快步走向流理台,正準備開啟水龍頭的那剎那,另一雙厚實溫暖的手握住了自己。

南優鉉溫潤的嗓音帶著輕輕的責備說道:「怎麼還起來做飯?腰還酸不酸?去客廳乖乖坐著,我來就好。」也不等金明洙反應,南優鉉把人推向客廳,見金明洙還沒回過神,彎了彎嘴角,怎麼以前就不知道金明洙有這麼呆的一面?還真是可愛。

金明洙的腦袋在聽到腰還酸不酸的那句話就短路了,一直到被南優鉉按到沙發上才又回過神來,他腰痠是因為誰那麼不知節制?如此的想法讓金明洙微微紅了臉,要是被南優鉉看到,說不准還笑話他呢!

即便在浴室裡已經接受過南優鉉的按摩,但那一陣一陣的酸疼還是讓他有些難受。

有多久,沒有平靜的吃完一頓飯了?自從坐上經理的位置後,即使南優鉉晚上還是回來吃晚飯,但那沒隔多久就響一次的手機實在是讓一向喜靜的自己有些受不了,每當自己微微皺起眉頭時,南優鉉都是抱歉地笑笑,以最快的速度結束通話,然後再說幾個笑話逗自己。

這時候金明洙總覺得自己像耍任性的小情人,南優鉉總是溫柔的以他的感覺為優先,安撫自己,思及此,金明洙無法抑制的又想起了那個男人,那個總說最疼愛自己的男人,卻還是狠狠的傷了自己。

南優鉉回過頭,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又是這個眼神,知道嗎明洙,一開始是這個眼神吸引我去接近你的,但是現在,我只想抹去這個神情,你好像從沒對我真正的微笑過?該怎麼做才能了解你的過去?而我又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卸下防備?

南優鉉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質疑,儘管一直裝作不在意,但是卻無法控制地想了解,在無法克制腦子奔騰的衝動時,南優鉉總是會找個男人相陪,發洩這種挫敗感,想藉此抹煞明洙對自己得影響力,然而那憂傷的神情,卻還是清晰地在腦海裡,忘也忘不了。

如此脆弱的神情,卻像罌粟般令自己不由自主地想付出更多的溫柔來呵護,明洙呀!原來我已經這麼的不可自拔。

那你呢?你是否曾經陷入我的疼愛,忘卻了那段痛苦的回憶?有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放縱 的頭像
放縱

渴望自由

放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