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負 愁

 

龍城南氏當家掌門的婚宴不可不謂熱鬧,誰知道無關緊要的噓寒問暖下暗藏著多少殺機?

 

手起刀落,面對素質低下的刺客,金明洙無法不去注意到心中隱隱氾濫的不安。

 

南優鉉坐在主位上,明顯心不在焉,不僅對懷中佳人不聞不問,對賓客連敷衍的笑臉也懶得施捨,眼神只是一遍遍地巡視著燈火通明的廳堂,在知曉懷中的未過門妻子買通人手要暗殺自己時,南優鉉不禁懷念起金明洙純粹的黑眸。

 

女人看似無害的眸中閃過一絲狠戾,向著角落使了眼色,無聲的銀針帶著強勁的內力瞬間放倒了一票人,在眾人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悄聲無息地銀針便準確地使人昏迷。

 

南優鉉在察覺攻擊後,一掌敲昏了不知好歹的女人,埋伏在身後的暗衛便蜂湧而出,卻被眼前冷酷的男人一一斬殺。

 

熟悉的內息讓明洙奔向仍舊燈火通明卻毫無生氣的大殿,隨著男人的招式,那內息竟與剛被他救回時明珠身上毫無意識運轉的護體內息如出一轍,一閃神,男人的刀帶著破空之聲襲來。

 

南優鉉趕緊拿出短刃格擋,兵器相接,凌厲的攻勢接踵而來,武器的不利令南優鉉的動作漸漸有些遲緩,男人抓準空隙,狹長的刀便向著南優鉉的左胸襲來,墨色的黑髮閃現在自己眼底「明洙,你終究沒有負我。」

 

南優鉉乏力的依靠著柱子,調整著自己混亂的內息,強撐著精神盯著大廳中間對峙的兩人「背叛血夜者...」話未出口迅雷般出鞘的劍殺招直指眼前的男人,卻見明洙輕鬆的擋下自己必勝的殺招。

 

「你...」李成烈眼底的錯愕並沒有被金明洙錯過「對不起...」柔嫩的朱純輕嘆般地吐出道歉的話語,一劍刺向自己相依的同伴「我不願意勝之不武,成烈」明洙在心裡說道「是呀!這才是他愛的金明洙,為了自己所愛,犧牲一切。可惜在長的相伴,也比不過南優鉉一個溫柔的眼神。被你親手所殺,我甘願。」釋然的笑容,向後倒下的身軀卻轉眼間消逝,透著銀芒的長劍提醒著那生死一線的事實。

 

金明洙晶亮的黑眸眨也不眨地盯著眼前的南優鉉,像是要把他狠狠刻在腦海中那般,眼神中的愛戀應該讓南優鉉狂喜,可是他卻有種會永遠失去金明洙的預感,沒有任何可以思考的餘力,只是憑著本能摟緊眼前帶著豔麗笑容的人兒「愛你、寵你,好像已經成為了我的本能呢!明洙。你就像那罌粟般,即使知道你有多危險,我還是不計任何代價地去接近你,我好像真的愛上你了呢。」

 

虔誠地吻,帶著離別的味道「優鉉,我愛你。」最簡單的三個字,飽含著金明洙最深的眷戀,推開緊緊擁抱住自己的雙手,短刃劃開頸上的動脈「獻祭。」恬靜的神態與如泉水般湧出的鮮血形成強烈的對比「優鉉。」詠嘆般的語調呢呢喃喃的道出無盡的依戀,南優鉉的心臟急遽地收縮,椎心刺骨的疼痛逼得他跪了下來,他無法呼吸。

 

靜靜躺在血泊中的墨玉,像是提醒他人去樓空的事實,溫涼的玉鐲彷彿還殘留著愛人身上清新的體香,南優鉉無聲的啜泣著,劇烈顫抖的身軀是何等的悲慟「明洙...明洙...明洙...」不停重複著愛人的名字,緊握著那純黑的玉,壓在自己的左胸口,意識昏迷前的霎那,浮現的是明洙在收到玉後,笑的單純天真的樣子,那樣的與世無爭,那樣地令自己心動。

 

隔日,轟動全龍城的是血夜潰散的消息,赫赫有名的殺手組織,一夜之間潰敗,在失去當家殺手的噩耗後,最有利的生力軍一夜之間卻個個昏迷不醒,半個時辰後通通毫無生機。

 

此時的血夜有如風中殘燭,樹大招風,這幾年來異軍突起,不知得罪多少人?而南氏在一夜之間更成為貴族爭相招攏的對象,沒有爵位的商行有了這層關係聲勢更是如日中天,加官晉封。

 

然而當家掌門,年少有為的南優鉉卻在此時宣布退隱,將整個商行交給旁系打理,自己一個人隱居到無緣山上。除了生活必需品外,唯一的行李只有一只烏黑剔透的鐲子,所有僕從一律不准跟隨。

 

獻祭,多麼沉重的字眼,這就是你說的保護?我只當是失去內息的你耍任性的玩笑話,難道你不知道失去你,就等於失去我存在的意義嗎?我所有的成就就是為了與你一起生活下去。

 

從遊手好閒的的紈褲子弟變成現在的南氏掌門,一切都是因為你地出現,你捨得?明洙。

 

我要讓你後悔,後悔丟下我一個人離開,你所做的一切不就是要讓我好好經營下去嗎?我偏不讓你如願,除去血夜後,就算沒有證據,相信大家都知道誰是該好好對待的對象。

 

我現在就把南氏丟給別人讓你知道你做錯了,你永遠都會是我心裡的地一位。金錢、權力與我何干?我最重要的就是你,現在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南優鉉地笑邪魅異常,留下的鮮血染上了純白的衣裳,與你相依相守是我唯一的妄想。

 

                                          

 

                                                       To be continued

 

 

 

Chapter2

 

 

 

傾國

 

 

 

潺潺流水般的琴聲沁入心脾令人沉醉婉轉的音律使人緩緩沉睡如同帶刺的玫瑰迷人卻致命

 

 

 

在劍與魔法的世界中神控師無疑是強大的他們藉著任何媒介控制人們殺人於無形忠誠於唯一命定之人他們的強大令人嚮往他們的忠誠令人渴望一個強大的神控師足以抵抗一隻強悍的軍隊

 

 

 

16歲本是年華燦爛之時然而身為皇室正統繼承人的南優鉉卻在一次次的背叛中成長陪伴在一旁的金明洙也在一遍遍的磨練中擠身成一流神控師儼然是敵國最赤手可得的對象

 

 

 

南優鉉著迷的看著正在撫琴的人兒纖長的手指隨意撩撥輕巧的音符跳過雜亂的腦海撫平腦中的煩躁平靜如水的表情是多麼脫俗襯的這黑暗的皇宮是多麼的污穢在這親情只是籌碼的遊戲中我知道你只會是我唯一的寄託

 

 

 

隨著最後一顆音符盪出空靈的音樂若餘音繞樑般久久不散鳥鳴聲像是在稱讚那洗滌人心的音樂那般歡快地叫著金明洙望進南優鉉深沉的眸中濃烈的情感總是震動他的心弦強大的實力注定了我們的不平凡風雨欲來金明洙默默垂眸

 

 

 

當今聖上昏庸輝煌一時的霸業早已搖搖欲墜養精蓄銳已久的勢力蓄勢待發搖晃不穩的政治勢力是亂世的前兆無能的皇帝宣現年16歲的嫡傳皇子南優鉉為下任皇帝破爛的攤子該如何收拾

 

 

 

人情冷漠只逞口舌之快的一幫文臣實屬廢物野心勃勃的武將見死不救南優鉉看著這充滿利益交換的登基儀式漸漸的調勻內息運轉起自身武功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惡戰

 

 

 

金明洙一襲白衣混入伴奏的樂隊中輕輕柔柔的音樂經過精準地控制一舉刺殺了敵國的皇子揭開了血腥的序幕微妙的平衡被打破各懷鬼胎的使臣與鄰國皇族動用了手下的王牌菁英紛紛迎向了所謂的可疑的人物一場混戰

 

 

 

南優鉉守在金明洙的身側輕輕啄上了如水的面頰我倆永不分離像是誓言般地說出口南優鉉憑著先天的優勢迎上了赤焰的皇子悠揚的笛聲揭示著來者的身分緩慢的節奏似挑釁般的張揚金明洙平靜無波的眸底閃過一抹厭惡低沉的琴聲與悠悠的音律碰撞重擊的聲音與後續的破空之聲除去了赤焰皇族旁礙眼的護衛像是在嘲笑他們的弱小

 

 

 

南優鉉順著劍勢擊倒了對手似是聽出琴音中的不奈凌厲的劍峰指向雪濛的皇族一技重創霸道的劍勢招示著他的不凡朵朵劍芒閃現紅艷的鮮血終讓那撫琴中的人兒眼中的不快褪去不少

 

 

 

短暫的靜止短促的笛音凌厲尖銳刺耳南優鉉與那抱頭翻滾昏聵無能的使臣皇族相比是那麼的自若渾厚的琴音似與那份自若相輔相成將那艱澀的笛音逼得無所適從

 

 

 

半晌低緩的簫聲與又轉而高亢的笛音形成龐大的壓力向金明洙奔騰而去緩板與快板的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放縱 的頭像
放縱

渴望自由

放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